黃石公素書





原始章第一

夫道、德、仁、義、禮,五者一體也。

道者,人之所蹈,使萬物不知其所由;

德者,人之所得,使萬物各得其所欲;

仁者,人之所親,有慈惠惻隱之心,以遂其生成;

義者,人之所宜,賞善罰惡,以立功立事;

禮者,人之所履,夙興夜寐,以成人倫之序。

夫欲為人之本,不可無一焉。

賢人君子,明乎盛衰之道,通乎成敗之數,審乎治亂之勢,達乎去就之理,故潛居抱道,以待其時。

若時至而行,則能極人臣之位;得機而動,則能成絕代之功;如其不遇,沒身而已。

是以其道足高,而名垂於後代。


正道章第二

德足以懷遠,信足以一異,義足以得眾,才足以鑒古,明足以照下,此人之俊也;

行足以為儀表,智足以決嫌疑,信可以使守約,廉可以使分財,此人之豪也;

守職而不廢,處義而不回,見嫌而不茍免,見利而不茍得,此人之傑也。


求人之誌章第三

絕嗜禁欲,所以除累;抑非損惡,所以禳過;貶酒闕色,所以無污;避嫌遠疑,所以不誤;

博學切問,所以廣知;高行微言,所以修身;恭儉謙約,所以自守;深計遠慮,所以不窮;

親仁友直,所以扶顛;近恕篤行,所以接人;任材使能,所以濟務;彈惡斥讒,所以止亂;

推古驗今,所以不惑;先揆後度,所以應卒;設變致權,所以解結;括囊順會,所以無咎;

橛橛梗梗,所以立功;孜孜淑淑,所以保終。


本德宗道章第四

夫誌心獨行之術,長莫長於博謀,安莫安於忍辱,先莫先於修德,樂莫樂於好善,

神莫神於至誠,明莫明於體物,吉莫吉於知足,苦莫苦於多願,悲莫悲於精散,病莫病於無常,

短莫短於茍得,幽莫幽於貪鄙,孤莫孤於自恃,危莫危於任疑,敗莫敗於多私。


遵義章第五

以明示下者闇;有過不知者蔽;迷而不返者惑;以言取怨者禍;

令與心乖者廢;後令繆前者毀;怒而無威者犯;好衆辱人者殃;

戮辱所任者危;慢其所敬者兇;貌合心離者孤;親讒遠忠者亡;

近色遠賢者惛;女謁公行者亂;私人以官者浮;淩下取勝者侵;

名不勝實者耗;略己而責人者不治;自厚而薄人者棄;以過棄功者損;

群下外異者淪;既用不任者踈;行賞悋色者沮;多許少與者怨;既迎而拒者乖;

薄施厚望者不報;貴而忘賤者不久;念舊惡而棄新功者兇;用人不得正者殆;

彊用人者不畜;為人擇官者亂;失其所彊者弱;決策於不仁者險;

陰計外泄者敗;厚歛薄施者凋;戰士貧、遊士富者衰;貨賂公行者昧;

聞善忽略、記過不忘者暴;所任不可信、所信不可任者濁;牧人以德者集;繩人以刑者散。

小功不賞則大功不立;小怨不赦則大怨必生。

賞不服人、罰不甘心者叛;賞及無功、罰及無罪者酷;聽讒而美、聞諫而仇者亡;

能有其有者安,貪人之有者殘。


安禮章第六

怨在不捨小過;患在不預定謀;福在積善,禍在積惡。

饑在賤農,寒在惰織;安在得人,危在失士;富在迎來,貧在棄時;

上無常操,下多疑心;輕上生罪,侮下無親;近臣不重,遠臣輕之。

自疑不信人,自信不疑人。

枉士無正友,曲上無直下;危國無賢人,亂政無善人。

愛人深者,求賢急;樂得賢者,養人厚。

國將霸者,士皆歸;邦將亡者,賢先避。

地薄者大物不產,水淺者大魚不遊,樹禿者大禽不栖,林踈者大獸不居。

山峭者崩,澤滿者溢。

棄玉取石者盲,羊質虎皮者辱,衣不舉領者倒,走不視地者顛。

柱弱者屋壞,輔弱者國傾。

足寒傷心,人怨傷國。

山將崩者,下先隳;國將衰者,人先弊。

根枯枝朽,人困國殘。

與覆車同軌者傾,與亡國同事者滅。

見已生者慎將生,惡其跡者預避之。

畏危者安,畏亡者存。

夫人之所行,有道則吉,無道則兇。吉者百福所歸,兇者百禍所攻。非其神聖,自然所鐘。

務善策者無惡事,無遠慮者有近憂。

同志相得,同仁相憂,同惡相黨,同愛相求,同美相妒,同智相謀,同貴相害,同利相忌,同聲相應,同氣相感。

同類相依,同義相親,同難相濟,同道相成,同藝相規,同巧相勝。

此乃數之所得,不可與理違。

釋己而教人者逆,正己而化人者順。逆者難從,順者易行,難從則亂,易行則理。

如此理身、理家、理國可也。


Home Page